第1章米虫生活

“齐甜甜,齐甜甜,快死起来!”

尹丽大吼着把还在睡梦中的齐甜甜喊醒,顶着杂乱的头发拖拉着拖鞋的齐甜甜走出房间,打着哈欠有气无力道:“尹丽女士,你这大早上又练狮吼功啊?”

“哎呦,你个死丫头,早什么早啊!都一点了,喊了你一百遍了都喊不醒,你是猪啊,你弟八点就去上班了,你到现在才起来!”

齐甜甜眯着眼睛假装没有听见,转过头看向父亲齐奔腾:“爸,我饿了,有饭吗?”

“有,有,在锅里,爸这就去给你盛。”说着齐奔腾放下手中正在摘得菜,打算去给齐甜甜盛饭。

尹丽抄起锅勺,一下子打在齐甜甜身上,“盛什么盛,自己没长手啊。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,自己去!吃完赶紧去送饭!”

说完,尹丽瞪了一眼齐奔腾,齐奔腾只好歉意的看一眼齐甜甜,坐下来继续摘菜。

揉了揉眼,看着依靠别人无望,齐甜甜只好站起来,自己去盛饭。

打开锅,齐甜甜看到是自己讨厌的糙米饭,不禁抱怨道:“爸,今天怎么又是糙米饭啊,这都吃了几天了,能不能换换啊。”

家里一直是老爸齐奔腾做饭,还没等齐奔腾张口,尹丽的大嗓门就来了。

“挑什么挑,有得吃不错了,再说你爸的肠胃不好得吃些杂粮养养,啧啧,养你这个女儿有什么用,不上班在家啃老也就算了,连爸妈的身体也不关心了,没良心的,当初怎么就生下你了呢!”

得,果然是社会底层的小市民,不挣钱就没有话语权。

齐甜甜快速盛了一碗饭,拿点儿冰箱里得咸菜,赶紧闪进了自己屋里,想赶快吃完饭出去躲躲,这家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。

“赶紧摘菜,看什么看,还不是怪你,一直惯着她,这么大了还无所事事,你说咱要女儿有什么用!”

在房间里的齐甜甜都能听到外面的叨唠,肯定又在数落自己和她那个可怜的老爸。

“你也是没出息,让我一辈子跟着受苦也就算了,生了个女儿还没带脑子!这一天天的日子还过不过了!哎,我赶紧去看看,前几天跟她五婶儿说了,说让给咱傻女儿物色物色,不知道有没有,我先去看看,你赶紧的让她吃了饭去干活!”

唠叨完了,尹丽拿着自己的小包,急匆匆出了门。

听到关门的声音,齐甜甜知道尹丽女士准是又给自己找相亲对象去了,无奈的摇摇头,拿起早就吃完了的饭碗,走出了房间。

刚打开门,看见齐奔腾抬起的手,“爸,我吃完了,你把地址给我,我收拾收拾马上去送餐。”

“甜甜,你妈那人说话就那样,你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“爸,说什么呢,我妈那人这么多年了,刀子嘴豆腐心,没事啦。”齐甜甜笑笑,对自己老娘,她当然了解的很。

把碗放进水槽,齐甜甜去换了衣服,拿着客人点好的餐和地址就出门了。

天气很好,可骑着电动车的齐甜甜心里很郁闷,话说自己也真是够背的,为什么生下来是个双胞胎,好基因都遗传给了弟弟,自己倒成了脑瓜子不灵的草包呢。

哎,脑瓜子不灵也就算了,运气也不好。从小到大,齐甜甜的学习都处于垫底水平,好不容易混上了个三流大学大学选了个当年的热门专业,可毕业了社会的需求竟然饱和了。

小时候因为脑子不好,尹丽想着总要让自己女儿能有一技之长,就报了一些有的没的跆拳道、拳击、散打之类的特长,让齐甜甜去学。

不曾想,齐甜甜脑子不是很好,肢体倒是非常协调,这些有的没的,齐甜甜倒学得很灵活,可惜总用在了打架上,动不动就叫家长外,让尹丽后悔莫及。

大学毕业了,齐甜甜去面试好多次了,每次首轮就被刷了,刚开始老爸还安慰她,说是现实在考验她,可这三年多过去了,她还是无业游民一个,难道这辈子真的要混吃等死?可是回想起母亲尹丽每天早上上演的那一幕,齐甜甜不寒而栗。

内心默默悲叹一声,齐甜甜撒气般地一拧摩托车把,车子立刻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出。

面前是一栋公寓,此刻大门虚掩着,似乎前不久才有人进去过。

但是她齐甜甜是一个有教养的好孩子,即使大门开着,她还是走到门旁,乖乖地按了门铃。

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叮叮叮叮咚……”两下门铃没人搭理,齐甜甜就使劲又按了几下。

大门处依然没有任何人走出来。没人出来开门,门又是虚掩着,这就不能怪她擅闯民宅了吧?

齐甜甜抬手打开了门。

“你定的餐……”话没说完,齐甜甜就一下子瞪大了眼。

我去,她看到了什么!

屋内正对着门的沙发上,有两个男人,不,准确来说,是一上一下两个男人!

两人一同倒在沙发上,其中一个男人压在另一个男人身上,伸手费力地想要从下面男人手中抢到什么。

现在,因为她突然闯入的缘故,两个男人同时扭头惊讶地看向了她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齐甜甜哑然了一下子,就一把拉上了门,“我什么都没看见!”

屋内,两个大男人都傻呆了,被压在身下的韩易辰忽然一个用力,猛地把身上的韩易宇推开,黑着脸坐了起来。

韩易宇一点都不在意韩易辰是否生气,继续盯着他手中握着的资料说道:“二哥,反正你也对你手下的员工没什么兴趣,就把你那个小秘书的资料给我呗?”

话刚说完,韩易辰就把手中的资料甩给韩易宇,然后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。

门外的齐甜甜还在消化自己刚刚看见的一幕。

听到门被打开,吓得抖了抖身子,抬头,不等对方说话,齐甜甜就先行开了口:“你定的餐……”

闻言,韩易辰的脸又黑了黑,他一把拉过餐盒,说:“谁让你进来了?”

“门没关……我按门铃又没人出来拿,我只能进来了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她什么时候按门铃了?他怎么没听见?

付了账,韩易辰刚想说“你走吧”,就听齐甜甜又小声回了一句:“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!”

语完,就赶紧握着餐费跑了出去,只留韩易辰站在门口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