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叶夏桑顾情长

“苏安安,你现在对我已经毫无价值,如果不是你的这颗心脏,我早就让你和你父母一起被烧成了焦炭!”

手术室内,季凌川双手插兜,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捆绑在手术床上的苏安安,眼神阴鸷 ,他的薄唇勾勒出残忍的笑。

苏安安刚做完剖腹产手术,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,听了季凌川的话,她的眼泪瞬间决堤,疯狂地挣扎着,铁质的床被她晃的吱呀乱响,她绝望哭喊:“我父母是被你害死的?季凌川,你他妈的就是个禽兽……我苏家捧你到今天,你杀我父母,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放过。”

因为太过激动,苏安安腹部的刀口撕裂开来,鲜血涌出,双眼猩红。

她完全不敢想象,一向对她温柔体贴的丈夫,居然会害死她的父母,将她腹中的婴儿活生生的剖出,还要挖走她的心!

季凌川冷冷的撇了她一眼,从护士手里接过死婴,阴森的笑道:“女儿?你是说这个死婴吗?”

“季凌川!”苏安安挣扎着,瞳孔骤然紧缩,死死的盯着他手中的婴儿,心脏阵阵抽搐。

看着苏安安崩溃的模样,季凌川笑了,像是嫌弃手中的死婴,他看都没看一眼,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。

“垃圾!在我眼里,她和你一样都是垃圾!”

他眉眼弯弯,薄唇微抿,仿佛来自地狱的修罗。

“啊——我的孩子!”苏安安彻底的失去了理智,她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,眼泪汹涌而出,身下早已一片赤红。

季凌川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手术刀,凛冽的刀锋映入他的眼里,散发出寒冷的光芒,他那双修长的手握住刀柄,下一瞬,直接将它狠狠地刺入了苏安安的胸口里。

他下手狠,刀子瞬间就贯穿了苏安安的皮肉,让她叫不出声音来。

苏安安猩红的眼眸紧缩,胸口鲜血涌出,眼中满是惊骇之色,可更多却是绝望和心痛——

“苏安安,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季家继承人,你们苏家为我铺路,我铭记在心!如果不是你,我不会这么轻易的坐上这个位置。可是苏安安,苏家已经败落,你已经不配待在我身边。你知道吗?只要挖出你的心,我就能够娶蒹葭。你别怪我,如果你和这个孽种留在这个世上,我可就失去了顾家这块肥肉。”

季凌川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, 眼神狰狞如恶魔。

季凌川这个禽兽挖走她的心,居然是为了给小三续命!

温热的鲜血从苏安安的身体里流出,手术室里充满了浓烈的血腥味,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鲜血在流失。

“畜牲——”她绝望的看着他,他眼底的冰冷嗜血,她看得一清二楚。

季凌川冷冷一笑,他转动手指,锋利的刀刃在苏安安的胸腔里搅动,苏安安疼的直哆嗦。

“安安,你不是非常爱我吗?你曾经说过愿意为我牺牲你的一切,这一次,就把你的心给我吧,等我来日飞黄腾达,给你多烧些纸钱,你们一家三口,下去团聚吧!”

“永别了,安安。”

他的声音依旧那么熟悉而温柔,可眼中却透着入骨的冰冷和恶毒,下一刻,他猛地将手术刀抽出来,血液飞溅到他的脸上,眼神狠戾。

苏安安哀嚎一声,承受不住这强烈的痛楚,头一歪,瞳孔涣散,彻底的死在了手术床上。

不甘心啊!

好不甘心……她一心帮助季凌川得到季家,到头来居然落到这个下场。

父母被烧成焦炭,苏家产业被他占有,孩子惨死,她的心居然还要给小三续命!

老天爷,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我一定要渣男贱女血债血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