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你而来

重瑞天年五万四千五百八十六年,天后寿诞,邀请各路神仙上天拜寿。

“祝天后娘娘日月昌明,天伦永驻。”各路神仙难得一同到齐,场面盛大,说起来,天宫也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。

天帝与天后同坐高殿上,面上都是高高兴兴,竟看不出帝后已多日不曾说话。

“众位卿家勉礼,今日是我的诞辰,本不想大办的,但念在天宫已经好久没有什么喜事了,就想着邀众卿家热闹热闹。”说完,面上保持着微笑,头微微一倾,看向天帝。

天帝接过眼神,大手一挥“众卿家不用太过拘束,随意就好,开宴吧。”

话音一落,丝竹响起,仙使们手举托盘,鱼贯而入。

台下各路神仙与私下较好的的聚在一处,比酒的比酒,对诗的对诗,互相调侃,好不热闹。

台上天帝与天后各自吃着自己的,还是谁也不理谁。

瑶池。

“母亲,那个人是谁呀?他的小狐狸可真好看。”一个白面玉冠的孩童指着远处经过假山的仙人问道,只见那人一身墨色衣袍,怀里抱着个小狐狸,通体雪白,颜色纯正。小狐狸脸色恹恹,抱狐狸的人也一脸淡漠,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。

“那是当今的太子殿下,璟黎。他怀里的小狐狸,是如今涂山一脉的独女。涂山沐。”东海龙王的王妃带着他们的四儿子来给天后祝寿,大殿里人多,饭菜酒香,香囊熏香,各种味道混在一起实在是不好闻,便带着着儿子出来透透气。却不想碰见了太子殿下,想想自从上一次仙魔大战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太子殿下了。

王妃牵着小儿子的手,走到一处凉亭,在哪歇了歇脚,便带着孩子去了瑶池。想起关于太子和帝姬的往事,不禁摇摇头,发出一声轻叹。“唉,实在是对苦命的人。”王妃蹲下身来,双手握住儿子的肩膀,对着儿子说“娘只要你平安,不要做不顾性命的事,知道吗?”

小王子随不太明白母亲的意思,却也点点头。

光明宫内。

“太子殿下,您不去参加天后娘娘的寿诞吗?”伺候璟黎的贴身侍从樊士低声问道。

璟黎看着小狐狸默默出神。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睡着的小狐狸。最近他的小狐狸醒的时间越来越长了,想到此,不禁扬起了嘴角,樊士看家自家殿下笑了,差点没看呆过去,幸亏被璟黎的声音及时拉了回来。

“已经去过了,给母后送了寿礼,便回来了。”母后诞辰,自己本应该在旁陪着母后的,可怀里的小狐狸闹瞌睡,哪舍得让她待在那让人呼吸不畅的地方,母后明白自己,也无需多言。到是父皇,虽说都是给母后祝寿,可也就是充场子而已。“哼”璟黎原本带些笑意的脸又慢慢冰冷了下来,不禁冷哼一声。

“明日随我去涂山住一段日子,你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樊士听到这话,便答应是,转身出去收拾东西了,太子殿下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,要收拾的最多的就是化了真身的大公主的东西了,公主有太子殿下亲自带着,但是公主吃用的东西那可是马虎不得的。

不过和也比以前好多了,以前大公主刚刚化为真身时,连引魂袋都要太子殿下随时随身的带着,那次忘记带了,公主的状态就会差很多。好在前些日子太子已经将公主的魂体引到肉身上了,公主也能慢慢醒来一小会儿了。